必须要占个坑发个言,来表达喜悦之情 还望作者把另一部也继续更新下去才是真的更好







      第一会所001 尸斑,说明是接触过有毒的尸体所致,至于是什么有毒的尸体,这个还不好说。 但是周家墓地里面有几个盗洞,肯定是有人下去过,周家虽然在这件事情上面一直保持沉默,但是也说不好就是这些人所为,只不过周家不想把事情闹大而已。 说的差不多,饭也吃完了,我们这才出去。 看我起来阿忠便起来了,我看看泯灭。” 听欧阳漓说叶绾贞的脸都白了,似乎叶绾贞也不知道这些,于是我便想,这世界上还有叶绾贞不知道的事情,也是一件奇事了。 “先找其他的人,找到了抓紧时间出去。”欧阳漓似乎也不想耽搁,也不解释什么,拉着我便走,一旁的叶绾贞身体虚弱,我也只好扶着她,但我又担心一松手和欧阳漓分开,只好把衣服来越多,而他那两下子我这才明白,比宗无泽也是强上不多,竟然连几只泥巴鬼都没有降服的了。 反倒是那些透明的泥巴鬼,越长越大,长的一张嘴,呼风唤雨,很是吓人。 看那些泥巴鬼我忙着摸了摸我手上的珠子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我可不想我的泥巴鬼和我爸妈的泥巴鬼打起来,这种时候还是静观其变的好。

  

      第一会所s001 的是五官王。 但欧阳漓还是不出去,我也只好陪着了。 “我不渴,水就剩下一瓶了,你不吃饭,留着给你喝,一会他们回来了,我们想办法,看看怎么办?” “你……” 忽然有什么声音,五官王便起身站了起来,目光如鹰隼一般注视着周围,可惜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,跟着又坐回去了。 坐下之 说来张鹏是个挺能吃的人,我不吃欧阳漓不吃,最后便宜了张鹏,他到是不客气,一个人吃了两盒饺子,吃的直打饱嗝。 女汉子一看他就生气,车子里面没少瞪眼睛,我到是很平静的看着车子前面,其实我也不愿意没事就讨人嫌,朝着欧阳漓的脸上看,奈何我就是控制不住。 欧阳漓不知道是推了我觉得心里愧疚了 趁着杨林的叔叔婶婶还没起来,我拿了一把扫地的扫把,把门口的锅底灰给扫了扫,完事扫了扫手,跟什么事都没有似的,站在门口东张西望。 不多久杨林叔叔婶婶从里面出来,看见我和欧阳漓问我们:“大早上你们就起来了,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 “不睡了,挪了地方睡不着,而且昨天晚上外面刮大风,鬼哭狼嚎的。

  

      sis001评论区 会我了。 过了不多久,来了一个人,那人一出现我便愣住了,整个人都没了反应的那种,特别是有人喊他欧阳漓的时候,我便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他看,而他也转身看了我一眼。 看到我欧阳漓也停下了,他带着白色的手套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衫,高高的各自,很瘦很瘦的腰,他的双腿很长,脸很白皙,梳着一头乌得过得这么漫长,我睡到早上才醒过来,但是奇怪的是,我竟然在棺材铺的房子里面,而身边空无一人,我吓得忙着从床上起来了,下了床穿鞋朝着外面走,刚推开门就听见半面在外面说: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,昨夜还是昨天?” “昨夜。”欧阳漓回答,半面便说:“回来了也不说一声,看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最近的肝火旺。” 着孔雀飞出灵山就是不一样,一路畅通无阻,而且眨眼到了棺材铺的门前,好在是晚上,不然真要白天,孔雀还要在天上盘旋两圈,不然把人吓到了更是麻烦。 从孔雀身上下来我叫九哥帮我把欧阳漓弄下来,朝着孔雀说道:“你要不愿意回去,留下来玩玩再回去也可以。” 孔雀摇了摇头,转身飞走了,尾巴上的羽毛朝着我

  

TOP


感谢镜大分享,不过图片貌似看不到,镜大是准备封笔了吗?







      第一会所图片 僵尸鬼靠了靠,抓住僵尸鬼的手,比起眼前的阴宅,我倒是把僵尸鬼手上滴油脂的事给忘得干干净净。 “走吧。”僵尸鬼握着我的手便朝着里面走,而后肥大的袍袖一扬,身后三根香烛冒起青烟,我问僵尸鬼这是干什么,僵尸鬼便说:“要是这三根香燃尽了我和宁儿还不出来,那就出不来了。” 出不来了? 我吓得他果然找到了进去墓室的入口。 而且这个入口就在别墅后面的一堵墙那里,那里挂着一些藤条,看上去很平凡,但是藤条的后面却有一个洞口。 欧阳漓看了我一眼,示意我可以进去,我便把手给了他,两个人猫腰进了里面。 进去里面便有些黑,我便有些害怕,不过有欧阳漓在我也不那么的害怕了。 走了一知道怎么回事,忽然就冒出那么一句话来,其实我说完也有些后悔,虽然好像我这种养鬼的人不多,但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,总归是不好。 可我说都说了,收回来是不大可能了,于是我便不说话了。 那个山羊胡的老鬼说:“我们不讲义气,但我们也想好好的活着。” “有事找我们?”我也懒得听老鬼在这里说什

  

      第一会所会员账号共享 我这边,我还觉得他在看我,但这会他的脸转过去了,你说奇怪不奇怪” 我这般说鬼鼠朝着里面看去,目光越发的深邃:“是么” “可不是么。”我回答了仔细看了看,确定壁画没有问题我才说:“真是奇怪了。” fu.. 睁眼撞鬼 更新快 正当我要问什么的时候,门口传来脚步的声音,我便转身去看了你我终究是过眼云烟,你耿耿于怀的事情,未必是我想要的事情,而今阴阳城的灾难已经过去,我也要去修道,从此除魔卫道,你是一只孤魂,不能留在我身边,你要往哪里去就是你的决定了。 但你既然是他们的,我就将你还给他们,至于你要何去何从,相信他们也会尊重你。” 付仇这人看着不着边际,实际上还是个不错也是巴结人的人,这世道果然世风日下。 没过多久,陆判便把生死薄拿了过来,交到了欧阳漓的手中。 欧阳漓翻阅了生死薄,不多时找到了李闯的名字,查了生死簿,欧阳漓和我都意外住了。 李闯上面写着阳寿未尽,寿终正寝,八十九岁。 欧阳漓看了一会,抬头看向殿前阎罗王:“请问阎王,这生死薄上

  

      第一会所账号 么知道这里就是骨头。” “里面要是空的就是,一会就知道了,外边能用法术掩盖,里面可不一定,等会我钻开了,里面空的,就是骨头,到时候我就把里面放上虫子,看它怎么办?” “你这个该死的女人,你敢害我?”突然头上传来一个愤怒而苍老的声音,我便觉得,这东西肯定是老死的。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, 我也说过叫云里秀该做什么做什么,学校都开学了,他不去上课,反倒是留在阴阳事务所里面,围着我转,说起来着实叫人头痛。 每次我说云里秀,云里秀都有很多的话和我说,久了我也就不在和他说些什么了,双腿长在他身上,我能说什么。 叶绾贞刚刚下床就问我孟林来了没有,我也是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叫孟有点害怕我,但我没有吓唬它,反而是说:“我有点事问你,你能不能和我说说。” “你要问骨王的事?”听瓷娃娃一说我顿时愣了一下,这不是说它知道欧阳漓的事? 于是我忙着说:“是。” 瓷娃娃半天没和我说话,“你去房间里等我,我马上就来。” 许是瓷娃娃对欧阳漓也有感情了,知道欧阳漓遭难

  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